“为民甘做孺子牛”——刘齐滨


刘齐滨,原名刘府海,1908年12月出生,山东省曹县韩集刘岗村人。鲁西南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之一,第一任抗日专员。
1940年8月,曹县抗日民主政府在曹西北张寨村成立,刘齐滨担任了第一任县长。上任后,他对着上千名群众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长工,一生为你们做牛做马。

刘齐滨塑像

就任县长后,他把自己的家办成了抗日武装的革命旅馆,用自己的家产无私地援助革命事业。一些过往的同志在他家里歇脚,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刘齐滨和妻子倪巧云总是忙个不停,热情周到地对待这些同志。为此,他们把刘齐滨的家称作是“共产主义性质的饭店,革命征途上的加油站”。杨得志、戴晓东等许多老同志都在这里工作、生活过。刘齐滨的家本来就不富裕,因为支援革命而变得更加拮据,但他那种毁家纾难的精神始终温暖着同志们的心,鼓舞了同志们的革命斗志。

刘齐滨烈士纪念碑

8月中旬,八路军主力部队奉命西渡黄河参加反“扫荡”,鲁西南地区只剩下少数地方武装和民兵坚持斗争。乘此机会,曹县、考城、定陶、菏泽等县的顽军7000余人,从四面八方向根据地进犯。根据地军民虽顽强反击,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最后被敌人压缩在刘岗、曹楼、伊庄三个村庄内,开始了著名的鲁西南“固守三村”保卫战。当时,刘齐滨肺病复发,在外村隐蔽治疗。躺在病床上的刘齐滨,时刻关注着“三村”的斗争情况。他心急如焚,焦虑不安,但又不能亲临战场,只好多次写信向地委提出自己的建议,“发动和依靠群众,共同抗击敌人”、“开展统战工作,分化瓦解敌人”、“抽少数部队打到外线,牵制敌人”,这些建议大都被地委吸收采纳。

一天,刘齐滨接到曹县顽军头子王子魁的来信,王子魁利用刘齐滨在北大读书时享受过国民党曹县县党部的资助金这件事,要他“饮水思源”,勿忘国民党政府的培养。刘齐滨看后,挥笔在信尾写到:“为国为民我问心无愧,背叛你们我无比自豪。”他毅然把信退回去。在地委的正确领导下,“三村”军民苦苦坚守100多个日日夜夜,直到1941年元月,我主力部队返回后,才击溃顽军,重新恢复和发展了鲁西南抗日根据地。

1941年5月,刘齐滨任冀鲁豫边区第三专署第一任专员。在专署成立大会上,他分析鲁西南地区的抗日形势,提出专署的施政方针,激励大家坚定信心,用战斗迎接抗日战争的胜利。他还激动地说:“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担子再重也要勇敢地挑起来……我当专员好比给人民当长工,保证廉洁奉公,时时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处处为父老乡亲办事……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以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为己任,随时准备贡献自己的一切……

1942年初,菏泽、曹县、考城、东垣等县的抗日政权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巩固和健全,民权、定陶、东明等县的抗日县政府也陆续建立起来,各区、乡抗日政权普遍诞生,鲁西南抗日根据地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刘齐滨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凡是专署下达的文件,他总是亲自起草和修改;对党和上级机关的指示,他总是反复学习领会,认真贯彻执行;对下面的情况,他总是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正因为他对工作如此认真,所以能够指挥若定,牢牢掌握工作的主动权,使根据地整理田赋地亩、减租减息、青年参军参战、群众性的民主民生运动等各项工作都能有条不紊地开展。

刘齐滨坚持原则,勇于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其他同志犯错误,不论亲疏远近,也不分级别高低,他总是从工作出发,提出严肃批评。自己有过失或工作中出现问题,他也从不掩盖回避,而是勇于承担责任。离休干部刘进尧后来回忆说:“有一次,我所在的部队驻在刘岗村附近,部队首长批给三天假,让我回家照顾一下生病的母亲。齐滨叔叔在街上碰到我后,严肃地批评我不该刚参军就请假。当我说明事情的原委后,他又立即作自我批评,并动员我的邻居照顾母亲。这使我非常感动,只在家里住一天就返回了部队。

过度的劳累、恶劣的环境,刘齐滨身患严重的肺病。1942年春天,他的肺病再一次复发并逐渐恶化,以致再不能坚持工作,组织决定,让他离职休养。当时的刘齐滨,已瘦得皮包骨头,时常吐出一滩滩的鲜血,胸部一次就可挤出很多脓液。尽管这样,他仍然关心着根据地的建设,关心着群众的生活,关心着反“扫荡”工作。他让人代笔,草拟了《关于发动群众开展抗灾救荒的意见》、《关于精简专署机关的建议》和《关于反“扫荡”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等10多个文件,认真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提出对以后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当同志们劝他注意休息时,他总是说,“我的生命可能不会太长了,更需要抓紧时间为党工作。

地委、专署的领导非常关心刘齐滨的病情,还特批一点粮食,让他增加营养,恢复健康。组织的关怀使刘齐滨非常感动,他把大部分都送给周围特困的群众,只留下很少的一点维持病体。就这一点粮食,刘齐滨决不允许家里跟着沾光。

有一次,刘齐滨的妻子带着大儿子去看他,此时,刘齐滨已卧床不起,桌子上放着没吃完的炒鸡蛋,当时只有四五岁的大儿子,一见桌上有炒鸡蛋,伸着小手就去拿。刘齐滨赶紧把儿子的小手拦了回去,他亲切而又严肃地对妻子说:“这是党和人民对我的照顾,为的是让我早日恢复健康,更好地工作,孩子虽小,也不能随便享用。剩下的这一半,下顿饭热一下,不是又能对付一顿吗?”妻子理解他的心情,什么话也没说,赶忙把孩子哄了出去。

后来,专署研究决定,救济他家300斤小麦,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现在群众的生活非常困难,部队的给养不足,应把这些粮食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些话,牢牢地记在妻子的心中。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建国后和平时期,他的妻子倪巧云除了领取抚恤金外,从没有向党组织申请过任何照顾。

1942年4月15日上午,已昏迷两天的刘齐滨突然十分清醒,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已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便让妻子倪巧云托扶起自己的头,向守候在自己身旁公署的同志们安排自己的后事,“我快不行了,感谢大家多日来对我的照顾,我死后,可开个小型追悼会,但要通知来的人自带干粮,我们公署在院里烧一锅开水,给同志们喝,也等于为我送行了…”在他身旁的公署领导,战友,妻儿连连点着头,泣不成声。刘齐滨喘息了一下又接着道“同志们不要难过,你们做好工作就是对我的最大安慰。”

“刘专员,我们的好专员啊!我们一定”多年并肩的战友们哭的实在说不出话来,他们上前紧紧抓住刘齐滨枯瘦的手,扶他躺下身子。

没多久,鲁西南大地上众人敬仰的刘齐滨专员永远的闭上双眼,与世长辞。为避免日伪顽杂,趁机破坏我们的抗日根据地,鲁西南地委,第五公署1942年6月5日,在曹西北贾集村为刘齐滨专员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在会场中,按刘齐滨专员生前的安排,烧了一大锅清水,四面八方赶来的抗战将士、乡民,每人流着热泪,端一碗清水,肝胆欲碎地呼喊自己衷心拥戴的刘齐滨生前曾担任过的职务名称“刘会长,刘部长,刘县长,刘专员”全场哀声一片,忆想着刘齐滨同志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救国醒民的一千多篇文章的大义;忆想着刘齐滨不顾生死、为国为民的南京泣血情愿;忆想着刘齐滨投身抗战、毁家纾难、变卖所有家产,为抗日将士开办“共产主义大饭店”的无私义行;忆想着他固守三村、病榻上檄文退敌的壮举。

为永远纪念刘齐滨这位人民的好专员,1943年8月,中共鲁西南地委决定将曹县改为齐滨县。

▌来源:县融媒体中心(县广播电视台)、县委党史研究中心、县关工委、综合网络


—— 商务合作 ——

广告投放/联合营销等

联系电话:谢谢阅读


DM大美曹县CX

位置: » “为民甘做孺子牛”——刘齐滨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