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曹县【第二季】

❤舌尖上的曹县【第二季】

2014-11-18 曹县信息港

 

曹县信息港欢迎关注

每日曹县热门事件,时事热点、爆笑内涵、生活窍门、福利派送等着您!微信新传媒每天给您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欢迎关注!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快十年了,如果从大学算起的话,虽然每年都有机会回去一两次,可是却越来越找不到家乡的感觉,而独处异地的时候家乡却又变得如此清晰。。。回忆又一次展开,看来FLY老了哇。。。

今天早晨忽然暴想喝大棚南边的豆末,貌似大棚已经被拆了。就在老实验中学东,县**局西边的一段老街上,有父女俩卖豆末。冬天的早晨,故意不在家吃早饭,三毛钱买一大碗,用手捧着,不用筷子,刺喽刺喽类喝,很香,也能填肚子。不知为什么,碗里都有什么,究竟是什么组成了豆末已经不记得了,那对辛勤的父女却依然浮现在眼前。那位父亲高大魁梧和蔼,总有一帮老哥们过来捧场,那位父亲总是说,有时间到家里去,我估(音是估,带该是买的意思)点菜,咱们喝两盅。那位女儿好像有点兔唇,话很少,知道有一个小伙子过来帮忙,总看到她在训斥他,当然是“低声呵斥”。不知今天的小城,那对父女过得怎样。


水煎包
大概因为看的次数多了 所以记忆如此清晰 至今依然记得水煎包制作的过程 而最喜欢看的就是快熟的时候 浇的面粉水 因为这个一会儿就会结成焦黄酥脆的薄片片

很多摊位散落在县城的各个角落里,玉龙桥西有一家。90年代,具体哪年说不好了,一毛钱一个。三块钱,三十个,再熬一锅米汤,三口之家一顿不错的晚餐。我就负责拿个馍筐得去端,有时候还要排队,交了钱在那边等,一边等一边想隔壁班的漂亮女生会不会出现。可是,一旦包子快熟了,焦黄的薄片快出现的时候,女生出不出现就忘了,孩子终究还是孩子。包子的味道已经记不得了,却清晰的记得有一次快掉牙齿乐,吃着吃着把一颗牙粘掉了,把牙齿取出来,继续吃,看来这包子应该很好吃。

 

“烧烤”豆腐页

老实验旁边有很多卖菜的 早晨起来还有卖豆腐、豆芽的 他们很早就出摊 有时候会烤烤火

不知道为什么 冬天很早就到学校 教室还不怎么有人
就又跑出去 看看有没有人在烤火 听他们聊天

有一次 上学的路上 发现有很多柴 我们仨就每人抱了一捆 一路小跑 去学校 旁边 烤火
可能卖豆腐的看我们拿柴了 就给我张豆腐页 因为天冷 更因为还是小孩 就用棍儿夹住 烧烤了再吃 可惜已经忘了什么味儿 现在想来 也算是在曹县比较早烤豆腐的了 哈哈

 

曹县菜盒子

2-22 13:49 上传

鸡蛋盒得

这个用普通话 不会讲 估计大家都听得懂
如果问外地的 肉盒得跟鸡蛋盒得哪个贵 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回答 肉盒得 哈哈

大棚南面北面 都有卖鸡蛋盒得类 已经忘了哪家的好吃了 不过还记得咋做的
把面在油上杆薄 放点细粉、肉馅 炸成肉盒得 把韭菜切碎 打到鸡蛋里 肉盒得扒开一个小口 把鸡蛋倒进去 再炸 外面很酥 馅很热很想 用块纸拿着 边走边吃 那个幸福感满意度没话说
记得可以自己带鸡蛋的 有一次 为了省出来点零用钱 把个鸡蛋装口袋里 上学途中 一不小心挤碎了 到这还不是很重点 重点是 跑回家换衣服 又拿了个鸡蛋 跑过去灌鸡蛋盒子 虽然迟到了 罚站了 依然因为吃到鸡蛋盒子而开心

那时的幸福真简单 那时的简单真快乐。。。

曹县“鲜鱼汤” 曹县鲜鱼汤

2-22 13:52 上传

写下这三个字 忽然觉得有点沉重 不是因为汤而是因为人

小学的时候 班里有个Y同学 学习很用功 是真的用功那种 当时穿衣打扮都差不多 后来偶然听说他们家卖鱼汤 当时还很羡慕的 以为天天可以喝鱼汤 真好 而不知道做这种小生意的辛苦

于是就厚着脸皮去了 因为想少给点钱 记得是5毛钱一碗 自己通常带两毛或者三毛钱过去买一碗 “姨 三毛钱 给我半碗鱼汤中不”然后端着只是汤少了一点 鱼还是那么多的鱼汤 吃个心满意足 然后拿着剩下的两毛钱去买焦米棍。。。

后来 那位同学的父亲去世了 同学便经常去帮妈妈卖鱼汤 后来我就不去了 去年有一次偶然看到她的妈妈在卖鱼汤 有两个帮工 她妈妈的身体蛮硬朗、脸色精神面貌也蛮好

在此 仅表示遥远的祝福。。。


“爬差”

儿时的梦大多已经忘却 有一件却始终记得 就是有一次做梦 有好多好多爬差爬过来 我装了一大盆 。。。

从记事起 爬差就是一道美味 感觉其好吃程度大抵和这边的大闸蟹有一拼 不 比大闸蟹好吃!
在村里和奶奶一起住时 先要自己去摸爬差 还记得爬差出来的季节 如果恰好下雨 可以摸得比较多 而做法是“背爬差” 把爬差先用盐腌制好 那后上少量油在地锅里 小火 把爬差放进去 翻压 使劲压 爬差 被挤压扁 然后 肉就团在一起 很耐嚼

后来 进了城 就买了 还有印象是五分钱一个 不过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后来就一块钱11到12个 买十块钱的 稍微腌一下 在锅里多放点油 放进去炸 经黄色后 基本就熟了 饭店里叫油炸金蝉 现在大家还这么吃 口味也就不多介绍了

油馍头(面泡得)

夏天天携热 吃啥啊 去买两块钱勒面泡得 搅个甜汤 口味重的 配点咸菜 世间美味 呵呵】
从小到大 油逐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没有棉铃虫的时候就没有抗虫棉 没有抗虫棉的时候 棉油(棉籽油)是可以吃的 特别是用来炸东西 很香 儿时吃的面泡得就是棉油炸的
后来 开始吃花生油 那个时候 花生油还不是家境好一点才买来吃的 村里家家户户种点罗森 收罗森 晒干 播出花生仁 拿到油坊 吃花生油 还好有罗森饼 村子北门外有一家炸油馍头类 就用花生油 所以比别家好吃 虽然同样多的麦子换的少一点 但是因为着实好吃 所以还是供不应求 买到面泡得 跟水煎包一样 千万不要捂起来 就晾着 一手捏个面泡得 一手捏个蒜瓣得 你说 吃得有多嘚

后来 换成了大豆油 也不烧柴了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 后来的面泡得只是用来填肚子。。。

曹县羊肉烩面

话说15年前城关医院东面有一家羊肉烩面馆 好像是一群年轻人开的 说是一群 其实是三五个 店主是个女的 不知道是少妇还是一姑娘 然后拉面师傅是个男的 还有小工一名 当时加肉面是一块五一碗 印象很深的是面条不是细的 而是那种很宽 像小时候在村里吃的手擀面 汤是煮过羊肉的 又漂了一层辣椒油 放几片熟羊肉 加一点蒜苗香菜 好大一碗 但年我不大 弟弟很小 两碗是肯定吃不完的 店主提议 一碗面分两碗 一碗多一点 一碗少一点 我跟弟弟在大隅首曹县浴室洗过澡 走过去吃碗面的享受 大抵相当于 今天的澳洲大酒店 (暑假回去 弟弟请了一顿 还可以 听说是家里比较好的酒店)

如果能回到过去 我们还要去吃一碗

曹县烧饼

“烧饼”绝对不是只有曹县才有的小吃 但的确是曹县的好吃 就周边的来说 菏泽的没有曹县的好吃 商丘的也没有曹县的好吃 如果能弄二两东关类烧牛肉热着加里面 那简直是想想就能流嘴水 更别说吃了 又扯远了 呵呵

曹县烧饼为什么好吃 这个可能有很多种说法 在此也来弄一种说法出来
曹县的烧饼好吃 关键是有皮有瓤 外面的酥和里面的软相得益彰 虽然做法简单 但别有风味 记得在老实验念书的时候 学校南面有一家烧饼铺最受追捧 下午下课后 需要排队等候 也正因此有了详细了解它的制作过程的机会 和好面 揉啊揉 一块面 擀三层 中间放点胡椒面盐 最上面沾点芝麻 转圈圈 然后用刀弄个花边 最下面沾点水 贴到炉膛上 十分钟左右 就烤好了

韩集麻糖

刚准备告一段落 就收到了家里托人带来的点韩集麻糖和王光烧牛肉 今天就写写韩集麻糖

小时候 还不知道有韩集麻糖 那个时候吃的远没有今天吃的精致 那个时候好像就是一根一根的小棍状 直径比较大 但是很蓬松 咬下去一大口感觉也没吃到多少 一根麻糖一眨眼还没觉得品出味道的时候居然就没有了 然后看着旁边还拿着麻糖的兄弟姊妹 表示强烈不满

今天 再拿出两根麻糖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长根先拧成并列平行又相连的两根 再拧弯
掰断 拿在手里 慢慢吃仔细品味道 虽然依然很好吃 但是好像比小时候吃的甜度高了很多 有点甜的发腻 芝麻粘的很牢 所以没有舔掉在桌上的芝麻的乐趣了

其实喜欢吃的还是小时候的麻糖

 

臊得

太长时间没有喝了 就凭着在实验时的记忆写一点吧
臊得应该是豆腐脑的一种 极特别的一种 特别就特别在最后撒在上面的一层黑黑的肉孜老 第一次去吃的时候以为是咸菜 再吃了一点 感觉不对 应该不是咸菜
第一次吃的时候 傻乎乎的 没有完全搅开 就大声喊 没有味道 不闲 旁边经常吃的常客 不厚道 说 不咸就去跟老板要咸菜 我真就傻乎乎地去找老板要咸菜 估计老板也有点觉得怪异 或者是生意太忙 看了眼前这个11、12岁的小男孩儿 居然又给了一点“咸菜” 现在想来 这个臊得之所以好吃 就在于猪板油的有技巧的使用 把猪板油的油烤出来 烧了很香的汤 然后 最下面豆腐脑 上面浇汤 可能还有点紫菜啥的 最后再把猪板油烤成的油渍老 撒在上面 既香又不腻
不知道现在多少钱一碗 不知道还会不会多给点“咸菜”

曹县鸡蛋火烧

曹县鸡蛋火烧

2-22 14:07 上传

无论是几完小 无论是镇中还是实验 无论是一中还是三中 无论是大街还是小街 都会有一种车 车里带炉子 炉上有钢板 板下有火烧 板上可以煎鸡蛋 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蛋火烧
鸡蛋火烧已经不是一个火烧而是我们读书时代的记忆 有谁没在课间买过一个鸡蛋火烧 有谁没有站在旁边看如何从面团、生鸡蛋变成一个夹着鸡蛋的火烧 有谁不曾往这层煎鸡蛋上 抹过辣椒或者豆瓣酱
那个时候面粉还没有增白剂 那个时候还没有一种油被叫做地沟油
那个时候有一种好吃的叫做 鸡蛋火烧

西关医院类猪杂碎

看到这个标题 可能会觉得奇怪 故事是这样的

在我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 还住在西关医院(县人民医院)里面的家属院 每天傍晚 就有一个胖胖的大叔 推着一车杂碎到医院里的家属区做生意 那个时候还没有把杂碎也分成三六九等 分门别类地卖 说来也奇怪 基本上也都卖掉了
回归正题 当时最喜欢吃的是 猪头肉 最好是那种肥而不腻的部分 还有就是猪耳朵 印象很深 那两块钱 去买猪头肉 就可以切一小盘 买来 热热地切下 就个大半蒜 解馋的紧
冬天还有种特别的吃法 把猪头肉切在下面 方面放白菜丝 葱 烧热油 烹一个辣椒 把油浇在白菜丝上 在放醋 盐 倒点香油 拌一拌 猪头肉很香 白菜很爽口 不是一般的好吃
快过年了 想吃一盘西关的猪杂碎

曹县焦米棍

提起焦米棍 印象最深的是四完小校门口 小摊行类 多少钱一根是真记不住了 但是价钱不会超过5分

焦米棍 喜欢吃的不是大米为原料的 而玉米为原料的 一个拖拉机头 一个漏斗式的东西 往里面到玉米粒 往外拉 就变成黄黄的管状物体 冷了就会变得很脆 而且 两根还能接到一起 那时候 经常 比一比 看谁接的长 不接的时候 就把一根叼在嘴里 咔嚓咔嚓吃得很给力 偶有奢侈的时候 也会和同伴 挥舞着焦米棍大战三百回合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

焦豆就跟便宜了 一分钱仨 个头相当于现在的旺仔小馒头 口感又硬又脆 有点甜味 那一毛钱买一把 咯崩咯崩吃类些干劲 奢侈的时候 还会做弹弓的弹丸 打类同学乱窜

那个时候 有五毛钱 可以买很多很多焦豆、焦米棍

马上领取5元话费!如何领取免费话费?

★①点击文章上方的蓝色字体“曹县信息港”②点击“关注”。★成功关注后,系统会立刻推送免费5元话费领取连接到你的账号!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曹县信息港 » ❤舌尖上的曹县【第二季】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