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故事】夜幕下的战斗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了艰苦阶段,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诱使国民党投降,停止了正面战场的进攻,把侵华兵力的半数以上压向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驻曹县的日本侵略军,紧跟其上司的部署,加紧了对鲁西南根据地的一次次“扫荡”,在根据地周围挖了一道道封锁沟,在日伪据点之间修了一座座碉堡,妄图把根据地的军民压垮、困死、杀光。

  曹县西北部刘岗、曹楼、伊庄等村庄的军民,在鲁西南地委、专署的领导下,自有对付侵略者的办法。他们化整为零,和敌人周旋,使曹县城里的日军惊恐万状。驻曹县的日军司令上严像热锅上的蚂蚁,日夜坐卧不安。为了摧垮根据地,他命令在魏湾新设一个据点,并扯上了电话专线,每天向他汇报根据地军民的活动情况。

  有一天,民兵联防队长李修森和民兵们,执行完一项任务刚回到曹楼。大家在院子里兴高采烈地说笑着,县武委会主任郑美臣突然进院高声说:

  “同志们,大家辛苦了!”

  “郑主任,你来了一定是有重要任务。”李修森止住说笑应声说。

  “不错,我就是来和你商量的。”

  郑美臣把李修森喊进屋里,交待任务:“地委决定选派几个同志,去破坏魏湾至曹县的电话线,我认为以夜间行动为宜……”


  李修森从l00多个民兵中,挑选了李茂盛、李修道、赵殿忠和曹芳美等4人,趁着夜色,背了枪,拿着钳子等工具从曹楼出发了。弯弯的月牙像镰刀挂在天边,不时从四周传来几声蛙声,他们几个人急步向正南走着。大约两个小时,到达了韩口村附近的公路边上。正准备下手干,突然从远处传来“扑腾、扑腾”的脚步声,李修森命令大家马上隐蔽。不一会,只见十几个扛枪的伪军走了过来。原来,这是驻在郑集的伪军夜间巡逻队。可能是他们想先搞一下火力侦察,几个伪军不断地端起枪,“呼!呼!呼!’地胡乱扫射着。一颗流弹擦着李茂盛的左胳膊飞过去,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李茂盛赶忙用右手捂住。伤口疼得他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李修森慢慢地爬过来,轻声问:

  “怎么样,伤得不厉害吧?”

  “不要紧,擦破一点皮,没伤着骨头。”

  停了一会儿,伪军看看没什么动静,踢哩塌啦地向西走了。李修森简单地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准备从韩口往西剪,先把韩口至魏湾的电话线剪断。他让李茂盛和李修道两人在两头放哨,自己和其他两个同志爬电线杆子剪电话线。要说他们3个人,爬树那是不含糊的,小时候掏鸟蛋,几搂粗的大树,一会就爬到顶。但爬电线杆子可就不同了,笔直的电线杆,滑不唧溜的,一蹬一滑,爬了半截,哧溜一下又滑到了地面。赵殿忠想出了一个办法,让曹芳美踩在自己的肩上,自己那一米八〇的个子一挺身就把曹芳美送上了半截电线杆。他们三人轮流当“人梯”,这比开始的时候快多了,一个电线杆接一个电线杆迅速向西移动着。不到鸡叫,他们就剪到了魏湾村边。随后,他们把电话线收集了一下,分成五捆,扛起来就往回走了。到了曹楼村边,曹芳美高兴地唱起了戏:“西门外放罢了三声炮,伍云召我上了马鞍桥……”

  第二天早晨,魏湾的伪军往县城打电话汇报情况,怎么也打不通。出村一查,才知道电话线被人剪断了,派人去曹县城里报告上严司令。上严也正在为电话打不到魏湾而恼火,来人还没说完,就截住了话头:

  “你们混蛋,统统的混蛋!”

  “是!是!”

  “电话线是谁剪断的,你们查清没有。”

  “我们查了,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干的,土八路不敢。”

  上严是个中国通,矮矮胖胖的个子,鬼点子特别多,在东北三省因为“指挥有方”,被提拔到了内地。他气急败坏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吼了一阵,累得瘫坐在椅子上,喘起粗气。上严考虑了半天,为保住电话畅通,决定在位于曹县至魏湾的韩口,抓紧时间修一座碉堡,然后再把电话线修复起来。他随后叫人喊来了军需处长,布置了修碉堡的任务。

  这天,伪军一个班,在班长王二秃子的带领下,押着二三十个村民到了韩口村,按着上严的旨意,在村北察看了一

  下地形,就开始修起碉堡来。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曹楼民兵队部,研究决定仍由李修森带领破坏电话线的4个同志,前去拔掉敌人的碉堡。

  夜暮降临了,田野里静悄悄的,5个民兵原班人马又开始行动了。他们带上了步枪、手榴弹,又用一个篮子装了钢钎、瓦刀、铁锤等工具,就迅速向韩口出发了。为了避免暴露目标,他们绕过人口集中、情况复杂的村庄,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田地里,直到半夜l2点,才来到了韩口村北约200米处。在一块洼地里趴下来,仔细搜索着敌人的碉堡。


  田野里死一般的寂静,天空中没有月亮,偶尔闪出几颗星星。忽然,从东面的村庄里传来几声狗叫,大家不禁打了几个冷战。他们搜索到敌人新建的碉堡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已经修了3丈多高。于是,就慢慢地向碉堡方向摸去。

  “谁?站住!”一个人粗声粗气地拉着枪栓喊了一声。

  怎么回答呢?5个人一时急得汗直往下淌。李修森急中生智,马上平静地回答说:“村长怕你夜里站岗饿,让给你送夜饭来了。”

  又听见另一个声音说:“哎呀!这太好了,老子正饿得肚子咕咕叫呢,你快送过来吧。”

  李修森轻声对赵殿忠说:“你跟我来。”两个人不慌不忙地向碉堡走过去。到了跟前一看,原来保护碉堡的只有两个伪军,民工和其余的伪军都驻到韩口村里去了。看到他们两人到了跟前,一个伪军就急忙掀开篮子,伸手一摸,大吃一惊,正要喊叫,说时迟,那时快,李修森一把夺过他的枪,赵殿忠也一脚把另一个伪军的枪踢掉在地上,两个伪军顿时吓呆了,喊又不敢喊,叫也不敢叫,站在那里呆呆地发愣。李修森一声口哨,李茂盛、李修道、曹芳美3个人都飞快地跑过来,两个伪军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嘴里不住地说:“大爷饶命!大爷饶命!”他们5人迅速把两个伪军背靠背捆了起来,李修森严厉地说:“告诉你们,我们是八路军来拔碉堡的,你们必须老老实实的不准动,否则要你们的狗命。”他随后命令李茂盛看好敌人,其余同志随他去拔碉堡。

  李修森仔细地看了看地形,碉堡只修了多半载。周围没有其它设施。他们就从篮子里拿出瓦刀、铁锤、钢钎等工具,急急忙忙地干起来。拆了两个多小时,才掀了已修好碉堡的五分之一,可都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大家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怎么样才能干得更快呢?用手榴弹炸吧,怕暴露目标,惊动了韩口的敌人。大家低头默想了一阵,曹芳美兴奋地提议:挖碉堡的墙根,让碉堡自已倒塌。大伙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在四周又找到两把铁锨和两把抓钩头,四个民兵又来了劲。大家在南面墙根下挖了起来,尽管又累又饿,但全然不顾。洞越挖越大。大约到凌晨3点左右,只听“轰”的一声,敌人的碉堡倒塌了。任务完成了。

  李修森叫李茂盛把两个守碉堡的伪军带过来,李修森对他们说:“回去告诉你们长官,这里的碉堡不能再修了,再替日本鬼子做事,不会有好下场。”两个伪军连声说:“是,是!”

  1942年底,5个民兵受到了冀鲁豫军区的表扬,《冀鲁豫日报》报道了他们的事迹。从此,韩口村敌人的碉堡,再也没能修起来。5个民兵破坏敌人的电话线,拔掉敌人碉堡的英勇事迹,在抗日根据地广为流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曹县信息港 » 【曹县故事】夜幕下的战斗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