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一16岁男孩在开封某宾馆要跳楼。

曹县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从这里开始认识曹县!

商务洽谈 ‖ 微信:caoxianbbs01 ‖ 微信:caoxiano


7月19日1时40分,

开封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铃声

骤然响起,

接警员刚刚抄起耳机,

里面就传出绝望的声音:

“我在XX宾馆,不想活了,我要跳楼……”


片刻工夫,在火车站广场刚处理完一起警情的禹王台公安分局官坊派出所教导员谢明东、民警薛振山、辅警杨思梁就接到110通报,迅速赶到一营房街附近的这家小宾馆。谢明东仰头一看,3层楼顶一米高的花墙上,站着一个黑影,而宾馆大门紧锁。“是你报警吗?千万别动。我们是警察,来帮你。”谢明东一边向楼顶高喊,一边示意薛振山、杨思梁赶快叫开宾馆大门上楼。




“别过来。”薛振山、杨思梁刚冲上楼顶,轻生男子就发出一声喊叫,二人急忙在距他5米开外处止步。“你遇到啥困难了?生活上有啥不如意?告诉我行吗?我们一定帮你。”薛振山缓声问道。但是,男子却不作应答。


不作声便没有机会,男子的闷声不语使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的薛振山心情倍加紧张,暗暗叮嘱自己:“稳住、稳住。


一遍遍询问,一遍遍劝导,薛振山足足劝说了15分钟,男子终于抬起头,盯住杨思梁胸前执法记录仪上闪烁的红灯,低声道:“我只见你一个人。


谢天谢地,他终于开口说话,薛振山如释重负,急忙示意杨思梁退到男子视线外,而后小心地说:“你声音太小,我能近点吗?”见男子点头,薛振山小心翼翼地走到男子附近:“把你心里话说给我吧。

男子开口,薛振山终于得知了他要轻生的原因。原来,这个来自山东菏泽市曹县的16岁青年姓车,原本是一名成绩优异的初中生,由于和同学关系紧张、与家人沟通不够,心情异常压抑,以致患上抑郁症,但生活在农村的父母对此很不以为然。和一位女同学恋爱后,小车感到终于有了可倾诉之人,可女友又和他分手,这使他更感孤独,于3个月前辍学,一个星期前离家出走,来到开封后,找到一份网络销售的工作,但孤独感丝毫未减,终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小车在花墙墙头时站时坐,不停倾诉,薛振山的心却一直提在嗓子眼——墙厚不过20厘米,情绪如此激动的小车随时有坠楼可能。迫于无奈,薛振山撒谎了:“我有个你这么大的弟弟,和你性格很像,我也想多和他沟通,你能教我怎么做吗?”这句话让一直垂首倾诉的小车突然抬起头,薛振山意识到机会来了,趁热打铁伸出手:“我扶你下来,咱坐地上说。


奇迹出现了,小车竟顺从地被薛振山搀下墙头,薛振山不失时机地冲杨思梁喊道:“快给俺兄弟拿瓶水来。”喝水缓解情绪,这点知识,薛振山懂。


席地而坐,促膝交谈,两人越说越热络,薛振山不动声色地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却猛然发现小车左腕有血痂。“咋,你受伤了?”薛振山托起他的左臂。“哎哟。”小车痛苦地喊了一声,脱下左臂上的护肤护臂,薛振山大吃一惊——小车左前臂上竟布满20多道伤口,最长的足有十五六厘米。“咋回事?”“我自己拿玻璃划的。”“快跟我去医院。”“没钱。”“我是你哥,我出钱。


此时,谢明东为防意外通知的消防救援队员也赶来了,见大家对他如此关心,小车终于站起身,在民警和消防救援队员搀扶下走下楼来。



在医院治疗完臂伤回到官坊派出所,时间已近3点,由于小车还是只保持一对一谈话,谢明东、薛振山、杨思梁只好轮番陪他彻夜长谈。薛振山瞅准机会悄悄拿走小车的手机,打开一看,通信录里只有号码却没有备注姓名,“这咋和他家人联系?”薛振山只好把显示为菏泽地区的号码全部抄下来,挨个拨打。


凌晨时分,薛振山的电话让这些人很是不快,不是当即挂断,就是说不认识小车。无奈,薛振山再从他的微信里查找,终于发现了“姐姐”的信息,薛振山急忙启动语音通话。“啥?他在开封?要自杀?”小车的姐姐惊得魂飞魄散,“他给俺爸说他在上海、郑州打工。


6时30分,小车的父亲、姐姐、姐夫赶到开封,薛振山将他们接进派出所。“作孽啊,你作孽啊。”一见儿子,父亲就点指数落,刚刚情绪平复的小车一听,又怒摔手机:“我现在去死。”谢明东几人急忙拦住。接下来,民警、家人又是一对一劝导,一个多小时后,小车终于答应随家人返乡。



送走千恩万谢的车家人,红彤彤的太阳正高挂天际,谢明东、薛振山、杨思梁3人也双眼布满血丝。

来源:汴梁晚报


以上信息来自网络,由本平台整理发布!



曹县第一新媒体|关注我们的家

微信ID:caoxianbbs

长按二维码关注曹县信息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曹县信息港

位置: » 曹县一16岁男孩在开封某宾馆要跳楼。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