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消息!事关曹县所有人民,菏泽将大刀挥向了过度医疗


▲曹县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从这里开始认识曹县!

⊙联系我们微信:caoxianbbs01QQ:1005733380

 无论是去医院还是诊所就医,相信我们大多数人都见过这样的场景:感冒发烧,挂吊瓶打点滴;检查病原,查磁共振做CT;一沓沓片子,一包包药品,本来一个小病症,花费却不少。请问这些吊瓶和检查都有必要吗?今年菏泽两会期间共收到代表建议、批评和意见122件,其中有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解决过度医疗问题的建议。会后对于过度医疗这一问题,我市制定措施,将大刀挥向了过度医疗。


据资料显示,新医改实施九年来,各级财政累积投入已达8.8万亿,但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进一步加剧。政府投入的力度,强度数倍于历史同期,问题反而更加严重,究其原因,过度医疗难辞其咎。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流行性感冒你不发烧的病人,你必须给他查一个白细胞,因为什么,如果白细胞不高,这就不提示细菌感染,因为我们病毒感冒,就是上呼吸道感染,90%以上的就是病毒感染,如果白细胞不高,这时候再用抗生素,第一是不合理用药,不该用抗生素,第二这属于过度医疗。

    某卫健局副局长 王好礼:过度医疗主要体现在过度检查,过度用药,过度治疗,还包括收费。

过度医疗不仅浪费了国家资源,还给群众的身体健康带来巨大的伤害。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现在好多基层医院,已经把抗生素不是用乱了而是用烂了,造成了好多细菌的耐药,实际上感冒的时候不该用抗生素,你用了抗生素,反而降低了免疫功能。


造成过度医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追逐利益是造成过度医疗的元凶。医者主观追求利益,医疗机构为提高本单位的经济效益,背离公益性质,采取科室承包、经济指标落实到医务人员个人,将经济效益和医务人员奖金挂钩。同时过度医疗的成因也部分缘于医者的自我保护。受医师经验及医疗水平限制,对某些疾病没有把握,为保险起见而采取过度医疗的方式。

       某医院党委书记、理事长 李庆利:

不能以医院的收入标准作为住院不住院的标准,必须看病情,还是那句话,以患者为中心。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一个好医生,判断你的标准第一对疾病的诊断,第二用药,你用最少的药物,最普通的药物,你把这个病人救治好,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


      

目前,我市各级医疗主管部门正在对过度医疗问题进行整改。

      某医院党委书记、理事长 李庆利:首先从抓医生的作风建设,精神面貌入手,老百姓只要有意见提出来,我们就要改正。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我们严格要求我们的医护人员遵守每个疾病的诊疗规范和一些诊疗指南,再一个我们要求各种疾病都进入临床路径关,什么是临床路径,已经设计好了,头一天做什么,第二天做什么,用什么药物,什么时间出院。


同时,这个医院每周都会安排药学人员和医护人员到一线进行检查。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我举个例子用药,我给你科室定了多少药占比,我就有定额,你这个病人花100块钱,药物能占到百分之多少,这是有比例的,如果药物不合理应用,肯定会增长病人的一些费用,超过药占比我们都有处罚措施,我们每个月都在处罚,我们的药占比由两年前的45%,现在降到30%。

然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医护人员遇到了很多难题。面对不同的病人,尤其是病人家属,他们为了家人的身体健康和康复,会主动要求多检查甚至重复检查,同时要求医生多开药,用好药。尤其是新农合实施以来,广大农村居民自己承担的费用明显减少的情况下,他们要求住院,要求检查,对于医院只是简单的配药治疗,群众意见很大。

       某乡镇卫生院院长 魏登芹:老百姓意见很大,这时候要给老百姓讲清国家新农合的政策,讲清楚过度医疗、过度检查的害处,老百姓不懂,医生给他解释是药三分毒,用多了对大人小孩身体没好处,对身体有损害,他就接受了。

尤其是经过医院的诊治,病人的病情没有得到好转,甚至在医治过程中出现恶化甚至死亡的情况下,病人家属便把责任推到医院和医者身上。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这种药物你为什么不给我用啊,实际上我们也反反复复的给病人家属解释,是药物,特别是化学合成的药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包括我们现在的中药,以前老百姓心目中中药它就没有副作用,事实上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药造成肝肾的损害。

      有了新的考核机制,医生转变了治疗理念,患者可以花更少的钱治病,过度医疗之风逐步得以扭转。医院预计会减少收入,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

      某医院院长 黄福利:我们的收入没有变化,下一步我们的收入可能还会明显增加。因为什么,通过医保资金的安全管理,我们的病人下一步可能要增多。

魏登芹是某乡镇卫生院院长,多年前他的父亲因为医生的过度治疗不幸死亡,他发誓对病人如亲人。他从医以来,严格要求院里医护人员。不该住院的,不劝说老百姓住院,做到合理检查,合理用药,能口服药的不打针,能打小针的不输液。今年开展整治过度医疗以来,他用数据做了一个对比。

      某乡镇卫生院院长 魏登芹:从2018年的数据就能看得出来,2018年我们的门诊人次是5804人,住院人次增加了72人,但是院里总收入2018年比2017年少收入了100多万。这证明什么,老百姓的住院门诊次平均费用降低了。

不乱开药方,低花销还能治好病,来卫生院就诊的病人越来越多,除了本镇的病人过来看病,附近乡镇的村民也都来这里就诊。

       某乡镇村民 姚玉英:一次我们两个多的时候也就花2000块钱,来一次就说查个血,做个脑梗,做个心电图。没有做过别的。

减少了过度医疗,让真正的患者享受到了合作医疗的红利。

       病人孙桂云:以前去外地,你比如去县医院拍个片都需要好几百,在咱这看病报销根本花不几个钱。你就住20天,半个月也花不多少钱。

       看着一个个病人露出了笑脸,我们真正体会到了医患关系和谐的重要性。过度医疗是一个痈疽,必须根除。医者一方面必须提高自身素质,另一方面用真心、真情服务患者,同时我们也呼吁广大患者理解医院,尊重医者,相信过度医疗的怪象会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信息来自菏泽电视台关注,由本平台整理发布。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曹县信息港

位置: » 重大消息!事关曹县所有人民,菏泽将大刀挥向了过度医疗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